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欢迎您来到贵州热线网首页

贵州热线网首页

大英县这种营商环境企业何去何从?

http://www.ahzxw.com.cn    2020-06-03 15:20 来源: 贵州热线  贵州热线网

  国家近年来连续出台各种政策,优化营商环境, 然而大英县人民政府的个别领导却用优化营商环境之名,行阻挠和限制供应商自由进入本地区的政府采购市场之实,恶意打压民营企业,严重违法违规,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具体情况如下:

  一、成立专案组调查我司所谓的问题

  大英县教育和体育局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营养改善计划项目属于国家财政专项资金,社会影响极大,涉及大英县全县农村学生大约18000名左右学生的营养午餐计划,采购预算金额2094万元,2019年7月19日发布招标公告,我公司报名后积极研究招标文件,遵守政府采购诚实信用原则,与所有产品供应商核实,并向企业所在地的县级以上中小企业主管部门核实,确认了本次投标的所有产品供应商均为小型企业,尽到了实质审查义务,在投标文件中提供了《中小企业声明函》。经评标委员会评审,我公司成为本次政府采购活动的中标供应商。

  2019年8月12日就已经发布公告,大英教体局要求我公司在签订合同前须提供不该也不需要的资料,同时要求我公司在质疑阶段不应公开的供应商信息,妄图使我公司主动放弃该项目,发现该目的并不能实现,遂在9月2日与我公司签订了食材采购合同,从中标后到签订合同时间长达20天。

  合同签订后,在县某领导的特别安排下,抽调公安局刑侦大队警员彭刚、杨波成立所谓的经济犯罪专案组,却以国庆维稳的名义来我公司配送现场要求提供我公司所有工作人员的身份证信息,营业执照、食品经营许可证等信息,后获得我的手机号后,立即通过手机号查询身份证信息、户籍信息、住宿记录等详细信息,诱导问话,着重调查公司的股东、负责人、实际负责人的背景,同时认为我公司能中标一定用了所谓的不正当关系。后详细调查了公司的法人、项目经理、投标代表和我的身份证信息、户籍信息、住宿记录等个人信息,发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公司及相关人员违法犯罪,仍多次联系我,要求其所谓的配合调查,项目上人心惶惶,给我公司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而后在县领导的特别要求和授意下,县纪委再次成立专门调查组,试图证明我公司在本项目中存在违规违纪的情形,后经了解,是说接到了多次匿名举报,值得注意的是,我个人在10月31日实名向该部门举报教体局涉嫌违规违纪的情况,受领导指示和干预,至今未对该实名举报作出答复。

  此后,再次遂派遣近十余部门前往江油市(本项目酱油、醋的产品供应商四川清香园调味品股份有限公司所在地),企图证明我公司该产品供应商为中型企业,从而找到终止我公司合同的理由,但该数十部门仍然没有获得清香园公司2018年的期末数据。

  二、向黑恶势力低头,要求大英教体局非法单方面解除合同。

  后因本项目涉其他供应商财政投诉,认为我公司质疑答复供应商之一四川清香园调味品股份有限公司不属于小型企业,其中投诉供应商冠致来公司前往江油市通过不正当手段迫使江油市工信局更改中小企业认定证明,妄图立即终止项目实施,同时将非法获得的江油市工信局的出具的公文作为证据向大英县财政局虚假、恶意投诉。

  在财政投诉处理过程中,我公司向财政局答复冠致来公司属于非法投诉,应按照《政府采购质疑和投诉办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处理。冠致来公司的情况说明及江油工信局的复函不能证明冠致来公司取得证明材料合法,且该证明材料的合法性应该由投诉人冠致来公司证明,而不是大英县财政局证明,大英县财政局认定该更正声明函真实就认为该证明材料合法明显违法,对于非法证据是故意纵容还是有其他目的并不明确。从而财政局在10月17日出具投诉处理决定书认定我公司出具的《中小企业声明函》为虚假材料,并认定政府采购合同已经履行,给他人造成损失的,相关当事人可依法提起诉讼,由责任人承担赔偿责任。

  财政投诉处理决定发出后,背后相关利益团体以所谓的供应商联名举报等方式向各部门邮寄平信,用未经实名登记的手机后向县各领导各部门深夜发短信认为我公司与大英县教体局所谓的勾结,也值得注意的是,我公司至今没有县上领导、部门负责人的手机号。

  但是,领导成立的专案组及纪委对于所谓的恶意举报视而不见,自此销声匿迹。2019年10月29日我公司项目经理还在正常的安排工作,并与教体局营养办沟通市场询价事宜,上午分管副县长亲自到教体局做指示,下午2点左右营养办主任即被县领导要求前去开会,迫于所谓的举报压力,并明确要求教体局必须立即终止与我公司的合同。

  10月29日下午6点半左右,营养办主任打电话给我要求10月30日前往教体局副局长的办公室有事情交代,但并未说任何原因,第二天到达李局长办公司后才知道是要求我签署收到终止合同的函的回执,完全不顾我公司为此项目采购的大量食品,包括预订的数十万元的猪肉。并告知我这个是县上领导决定的,解除合同的理由是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声称我们可以依法行使我们的相关权利。

  三、非法指定供应商

  大英县教育和体育局10月31日应县政府领导的要求,以继续履行会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为由单方面解除了与我公司签订的《食材采购合同》,11月1日该局局长亲自组织会议,分管副局长向全县学校校长或负责人宣布终止我公司合同并经上级安排直接指定了四川大英蓬莱省粮食储备库作为本次政府采购活动的供应商,并未核实该企业是否具有履行合同所必需的设备和专业技术能力,声称这是国企,大英本地企业,理当照顾当地企业,置国家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不顾,其心可诛。

  我公司认为指定其实施该项目明显违法违规,立即向大英县财政局举报,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资金来源国家专项财政资金,单月采购金额超过 200 万元,远远超过了政府采购限额标准,根据《政府采购法》第十八条的相关规定,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才能自行采购,且政府采购方式必须满足《政府采购法》第二十六条, 采购人明显变更了采购方式,不属于《政府采购 实施条例》第二十三条的情形和《政府采购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

  即使大英县教育和体育局声称是为了临时保障全县学生食材供应的临时采购,也不属于《政府采购法》第八十五条的规定,大英县教育和体育局违反了《政府采购法》第六十四条“采购人必须按照本法规定的采购方式和采购程序进行采购。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反本法规定,要求采购人或者采购工作人员向其指定的供应商进行采购”的规定。

  在接到财政局的反馈后,教体局当天下午5点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将全县换成所谓的4个片区,粮食储备库负责两个最大的片区,剩下回马隆盛天保片区由遂宁市同创商贸有限公司负责供应,要求所有学校对外宣称是学校自主选择,可笑的是,教体局还走了一个所谓的程序,推荐了几家供应商,2号通知4家供应商,3号必须完成供货,闻所未闻的奇葩要求,但是对于本次投标候选供应商第三名并未推荐,原因未知。

  值得一提的是遂宁市同创商贸有限公司属于本次招投标不合格的供应商,在投标过程中因为符合性条件不满足被废标,后来对外声称仅仅是鸡蛋没有实质性响应,是否表示其废标属于错误?仅仅是因为其恶意投诉、举报,我们敬重的领导和权威的行政部门就直接指定其为供应商,向黑恶势力低头,谁告给谁发糖的为政理念成为一大亮点,更值得一提的是,供货后不再要求供应商按其投标文件规定的折扣执行价,为了实现其利润最大化,仅仅形式上下浮了2%的折扣。

  四、非法包庇供应商

  教体局对外宣称的是临时供应,至今已经供应长达整整8个月,供货金额近2000万元的事实,在江西万安、河南洛阳、西藏双湖等多地发生学校食品安全事故的大背景下充耳不闻,而两家供应商实施项目的供应环境、实施现场、人员安排……运载工具居然采用了农用火三轮车,各种脏乱差,简直惨不忍睹,令人作呕。


  我及公司的其他同事再次向大英县财政局、纪检委、食药监局多次实名反应举报,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部门对我们进行处理答复,而供应商对外极其嚣张, ……

  于此同时,教体局开始给学校下命令,不准我公司的工作人员进学校,甚至不准靠近学校,不是严格监管供应商,反而是杜绝我们监督,也导致学校至今还未和我公司结算货款,为我公司带来了严重的经营困难,并以货款结算条件威胁我公司不得随意曝光。同时我公司根据政府采购法的相关规定向财政局、教体局多次要求参与监督验收,均被拒绝。

  至今供应商的分拣场地、配送实施均不符合食品安全的相关要求,教体局及相关部门依然下置若罔闻,居然给供应商的要求是做好被人偷拍的防范,置全县数万名学生的身心健康不顾,干的却是真正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

  需要说明的是,我公司在教体局指定供应商实施该项目后对监管单位大英县财政局再次举报,在长达7个月的调查处理后居然回复我公司认为大英县教体局不存在指定供应商的情形,并声称问了学校的负责人,让人惊讶的是,我个人再次走访了全县大量学校,均表示没有接受财政局的任何调查,并表示在这个项目的供应商选择上没有自主权,均是教体局安排和指定,学校只能被动接受安排,且还必须帮政府和教体局欺上瞒下,声称所谓的自主选择,敢怒不敢言。营养办主任更是在压力和良心的煎熬下,于2019年12月直接辞去营养办主任的职务。

  五、对原合法供应商持续打压

  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就以各种不合理条件为难我公司,以收款为例,招标文件和合同均约定每月20日前(节假日顺延)支付上一个月货款,但是教体局要求我们必须在当地成立一个共管账户,按招标文件和合同的要求先把应付款项先付到共管账户,完成所有的“支付手续”后经其同意后才将货款支付给我公司,具体目的至今未知。

  我公司向财政局、县纪委、食药监局举报后,教体局立即给我公司施压,威胁我公司不要走信访通道,若不满意可以采取诉讼,否则将以各种不合法和不合理的理由拒绝支付我公司应得政府采购资金,但到今天为止已经长达8个月之久,仍有大量货款未给我公司支付。

  根据招标文件的规定,非营养餐部分要求我公司与学校单独结算,由于教体局的阻拦,实施的学校长时间不与我公司签订合同,造成长期未收款,经过无数次的催促,并向财政局和教体局发出依法履职申请书后,教体局同意学校与我公司补签合同,但在签订过程中却以各种不合理的条件阻拦,至今学校的合同尚未签订完毕,货款也至今分文未付。

  而本项目实施的猪肉价格结算条款出现了可能的歧义,我公司第一时间就告知了教体局,教体局认为双方认可不影响实际结算,在9月的时候完全认可并尊重事实,在询价单上四方签字确认,9月底便认为价格有争议,先搁置,要求我们先保障供应,但合同终止后居然以此条件要挟,要求我公司不信访、不诉讼,接受处理结果,至今对猪肉价格未明确。

  5月6日,我司迫于经营压力,再次书面向财政局、教体局发出依法履职申请书,申请教体局立即依法支付货款,

  同时向扶贫开发局、发改局、国资局等单位书面发出依法履职申请书,就本项目违规使用扶贫政策,滥用扶贫资金、政府违法经营等问题要求行政部门予以处理。

  向大英县扶贫开发局反应大英县河边镇金沟村为贫困村,2019年9月和10月落实扶贫攻坚政策,应县上和大英县教育和体育局的要求,将村自有滞销农产品南瓜配送至该县学生营养餐实施学校,由当时的营养改善计划供应商代收货款,供应商按单价1元/斤转付给金沟村,该供应商从中未获取任何利润(9月11日教体局结算给供应商该产品的价格单价为0.89元/斤,10月23日结算该产品的单价为0.90元/斤),同意大英县教育和体育局拨付货款后转付给金沟村,供应商10月份支付一次货款13910元后剩余货款至今未支付,由于大英县教育体育局尚有大笔货款未支付给供应商,至今已经长达8个月,该供应商也无力支付金沟村村民的农产品销售货款,确实可能影响该贫困村村民购买生产生活的必备物资,比如种子、农药、化肥,情况后,教体局歪曲事实,对相关事项全部否认, 1、教体局回复不存在“9月11日教体局结算给供应商该产品的价格单价为0.89元/斤,10月23日结算该产品的单价为0.90元/斤的情况。”9月11日食材采购定价表上有营养办吴学林、王勇等人签字,由该局分管局长李浪审核并签字;10月23日定价表上有营养办吴学林、王勇等人签字,且配送给全县所有实施学校的配送单上明确了两次单价分别为0.89元/斤,0.90元/斤,并不是按1元/斤结算给我公司。 2、教体局回复“2019年10月,县教育体育局将南瓜货款20410元全部支付给我公司,但该公司只支付给金钩村13910元,剩余6500元未支付。县教育和体育局局长于5月14上午约谈该公司负责任人,该公司已于约谈后立即将剩余货款6500元拨付给了金钩村。” 1)、教体局声称已经南瓜货款20410元全部支付给我公司纯属子虚乌有。 2)、声称县教育和体育局局长于5月14上午约谈该公司负责任人,该公司已于约谈后立即将剩余货款6500元拨付给了金钩村。歪曲事实,正是由于该局长达8个月时间不支付我司应有货款,我司该项目负责人数次前去催款,均未支付,由于该局新任局长上任,我司该项目负责人再次主动前往申请付款,且我司5月6日向财政局、教体局、扶贫开发局均发出履职申请书,却被教体局答复为被约谈,其心可诛。 我司负责人反复强调为了配合教体局扶贫攻坚,被迫接受了教体局摊派的任务,不但1分钱没赚,还亏了不少,加上教体局至今不支付我公司应得货款,我司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支付该笔货款,该局新任局长表示尽快研究落实,基于对新任的局长信任,同时为了优先保障贫困村可能购买农用产品,我司竭尽全力,再次垫付了该笔货款,可是,该局直到今日,依然没有支付我公司剩余应得货款。 其该局在给大英县扶贫开发局中居然答复“2019年9月和10月,我局已将河边镇金钩村南瓜货款20410元全额支付给我公司”,谎言张口就来,大英县教体局作为行政部门,诚实信用应为其行政的基本原则,如此歪曲事实的欺上瞒下目的为何?

  向发改局申请公开行政部门违法经营的依据,态度恶劣,也不予以受理,我再次向12345反应后,5月7日答复当周内完成改制工作,至今并未完成,且根本没有公开为何长达数十年违规经营的情形。

  六、违法行政

  依据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江油市工信局变更或撤销行政行为的,被许可人(原告)基于行政机关取得的利益应当受到保护,将行政机关自身行为或或过错所导致的结果转嫁为原告承受并由原告承担不利后果,明显违反了公平公正原则,也无疑会损害政府诚信。由此我们认为,不管本身企业什么划型,我们经销商没有专业能力判断,依据行政部门的认定结果做出的相应行为,根据行政许可法的相关规定,我们本次中标理应受到保护。

  在财政作出投诉处理决定后,我公司多次向两部门进行沟通,认为投诉处理错误,并向遂宁市人民政府提出了行政复议,我公司第一时间还向中华人民公国财政部进行咨询,财政部也认定我公司本次投标行为中标有效,不能认定为虚假资料,我公司将相关咨询结果进行公证后交给教体局,教体局不予回应。

  在随后的行政复议过程中,我们就向大英县财政局提出我们依赖政府部门作出的行政行为如果都有过错,是否代表政府部门不能信任,我们在以后的经营活动过程中应该如何办?财政局律师回应居然是每次投标前要求供应商所在地的中小企业认定部门(工信局)官网对小微企业进行公示,建议我们可以向江油市工信局进行索赔。这是优化供应商环境还是刻意增加供应商负担显而易见,是否也暗示大英县财政局如果在后续的认定处理错误,我公司也可以据此向大英县财政局申请赔偿?

  同时就本项目中的供应商遂宁市同创商贸有限公司捏造事实、提供虚假材料的情形我公司依法提出行政诉讼,在处理过程中大英县财政局认为处理结果和我公司无关,要求一审法院不予受理也被予以采信,是否也再次证明作为监督部门不作为和任何人、任何单位均无关系?仅仅是行政不作为还是向恶势力低头不敢管?或者是领导招呼不能处理?或是对外地供应商进行区别对待?……

  终止我公司合同后,教体局再次以可以帮助我们和财政局沟通不对我们进行行政处罚为由,要求我们停止信访和诉讼,我们感到万分惊讶,难道大英不用法治,全靠关系沟通?

  七、既往情况

  2012年该项目就曾被媒体曝光。

  该项目在2018年也属于暗箱操作,代理机构使用各种非法手段企图预使心目中的理想供应商中标,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但是县上领导对待该事件却实行双重标准,仅仅要求大英县财政局就投诉处理,一直处理直到2019年6月才结束,对其他事项却不管不顾。

  2017年遂宁市市长杨自力担任组长的“遂宁市招投标领域违纪违法问题专项治理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在此次专项治理工作中,遂宁市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审查违纪党员干部37人(其中查处县级领导干部6人,4人已移送司法机关),收缴违纪违法款373万元。政法机关立案侦查122人,查实围标串标项目185个,标的总金额57亿余元,查实相关人员违法所得2.4亿余元,大英县正是重灾区。

  2019年最高法院发布10个《行政协议案件典型案例》,大英县永佳纸业有限公司诉四川省大英县人民政府不履行行政协议案赫然在列。十多年前财政部就要求行政部门不得经营企业,本次指定的供应商粮食储备库就属于大英县发改局100%控股,违法经营数十年,当地某些领导随意行政几乎成为一种习惯,是行政思维惯性还是利益使然依然不得而知。

  八、项目疑问

  大英县政府个别领导却认为该项目是一块肥肉,雁过拔毛,精心设计,刻意打压外来供应商,在整个过程中还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深思,例如:

  1、大英县领导是依法执政还是依靠个人主观情感?

  2、法律在大英领导眼中是否只是工具,自己的话语才是权威?是否领导的个人意志大于一切?

  3、是否只要经过会商就大过于法?

  4、执政为民还是执政为私?刻意刁难外地供应商,包庇及偏袒当地供应商是为了当地GDP(政绩)还是利益?是否各地区县均可以各自为政?是因为供应商会给与其利益还是供应商中的部分产品是其利益代言呢?

  5、公安是否可以随意查询公民的个人信息?

  6、纪委收到实名举报是否可以不受理不回复,是否可以无限期拖延处理?

  7、在客观事实并未调查清楚前,是否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对于明显的错误随意处置?不管上级或国家权威部门的定论?即使出了问题和当事人直接沟通就好?

  8、面对恶意举报为了息事宁人,就向恶势力低头?而置国家法律法规不顾?是否意味在以后的经营活动过程中只要单位或个人为了获得利益使用方式和手段可以无下限?

  9、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的标准是什么?有明确的计算方式吗?是仅仅因为只要不是当地的供应商实施项目,尤其是可能影响到当地国有企业的收入就可以认定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是认为国有企业不容易滋生腐败?但往往发现国企查处的腐败案例更多,是因为大英的国企至今还没有出现腐败?

  10、是国有企业的收入更重要还是莘莘学子的身心健康更为重要?

  11、如何判断供应商的项目履约能力?是靠相关行政部门指导就可?或是包庇即可?只要不死人不中毒即视为安全?相关部门又是如何指导业务的呢?食品安全又如何监管呢?是因为国企的承担能力更强?所以食品安全责任保险、专业人员、配送设施设备投入明显是浪费国企的利润嘛?是出了安全事故政府可以兜底?可以瞒天过海?

  12、临时供应是否可以无限期呢?是为了给现有供应商充分实践试错,不断摸索,并不断研究新的招标方案以保障一投即中?

  13、是否只要将合同由学校签订就可以把责任划分清楚,一旦出现问题就让学校背锅呢?

  14、当地供应商可以随意践踏法律红线,有相关职能部门兜底,在同样的事情处理上执行双重标准即可?

分享到:
  • 精彩图片